「说谍」1980年才公开身份的红色特工,福州“风筝”,风雨如晦

过去,当淮海战役结束时,国民党政权已经暴露在各方面,国民党特工开始加紧“应变”部署。台湾是炮弹的小岛,已被列入中华民国的愿景。为此,中共情报部门也开始筹划行动。但是,此时,福州“市政部”(也是一段曲折的历史,容后有时间聊聊)出现了一种情况,中共暂时在福州有空白。

1949年初,中共中央社会事务部部长吴克建决定在福州建立一个工作站,并将福州站纳入其工作体系。

叶可珍

广播电台秘密放置在西门孙老英2号叶可桢的家中。这个地方是一个深屋,叶可桢有一定的地位,不容易被发现。为了防止敌人搜索,白天将收音机放在马桶里,晚上放在花厅的隔壁。经过一段时间,我发现在Yezhai House附近退休的Kuding党员被秘密转移到河西路67号的丁里small小阁楼。

很快,秘密的无线电波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。工作站潜入国民党福州戒严总部检查部门,调查办公室工作人员调查了福州地下电台活动的重要信息。单线联系人蔡学仁(蔡勋忠的儿子,中国共产党员)。在此之后,蔡训忠迅速通知了他的联系谢一彤。得知此消息后,谢立即决定暂时停止举报,避免搜索国民党军警。之后,广播电台被转移到了“可以”蔡勋忠的道路上,直到福州解放。

特别注明:蔡训忠前辈可谓是现在所说的“风筝”之一,其中共党员身份直至1980年才被公开。过去的几十年,风风雨雨,磨难不断,家属遭累,但从未暴露身份